原代码_0000

云中月涌九州雪,匣中剑饮八方酒

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魔睡:

#守望先锋# 保育员的一天 第十三话 喜欢给你更大的~

chapter1

堇城。

人语声,马蹄声,车轮声混杂着充满了整座城市,即使闭着眼也能感受到它的热闹繁华。从道路到建筑都用红砖砌成,砖块之间填满了青灰色的粘合剂,一条条街道整齐划一地像是由同一个人建造出来的一样,显然经过了严格的规划。这里虽然不是堇城的中心地区,却也由不输前者的人气。

街边有一家小裁缝店,门口挂着黑铁铸的招牌,店名有些奇怪,叫作“白墨”,用暗金色的油漆写在了招牌上。

苏诺桡和穆硝抵达神遗界时的落脚点,正在堇城的边缘地区。苏诺桡的一身异界的衣服在自然频频引人侧目,在她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没有直接回到神圣院,而是忍受了一路奇怪的目光来到了这里。

店里没有别的客人,一进门就能把这家小店一览无余,左手边挂着一排排成衣和样板,品种齐全,款式却一致复古沉重,右边是一匹匹材质不一的布料,在无风的室内屏风般地垂下平整的边缘。不管多少昂贵或是精致的纺织品被陈列在小小的店中,这里仍安静,寂寞,不像是任何服装店和裁缝铺,兴隆沉默在衣架上薄薄的尘埃下。

衣服与料子的尽头是柜台,老板坐在柜台后,头压得很低,在腿上铺开的簿本上记录着什么,似乎在算账。他在门自己关上的声音静下去后抬起头,穆硝才看清他是个个看上去相当精明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细边眼镜。老板的目光恍惚了一会儿,好像无法聚焦,木偶般空洞无神,但很快,穆硝注意到老板的目光停止在了苏诺桡身上,突然爆发出惊讶。

“苏小姐?”

穆硝一愣,老板几乎从柜台后扑了出来,飞奔出店门挂上了打烊的牌子,接着连滚带爬地回到他们面前,仔仔细细地端详了苏诺桡好久,最后肯定又尊敬地说:“苏小姐,您回来了。”

苏诺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我、我去给您拿您暂存在我这儿的衣服,”老板处于极度的兴奋中,眼里的光芒亮得吓人,手指激动地颤抖,他自知在苏诺桡眼里是排不上号的人物,不必她说明来意,转身进了店后的隔间。

说实话穆硝有点惊讶,四年前苏诺桡虽然人尽皆知,见过她的人却不多,所以刚才一路上走来都没有人把她的脸和“苏诺桡”三个字联系在一起。但是这个老板在看到失踪多年的苏诺桡第一眼,就脱口而出“苏小姐”,再加上后来老板的反应,似乎类似于……主仆的关系?

穆硝悄悄观察着苏诺桡,她的脸紧绷,双目平视着柜台,时而皱起眉头,像在思索着什么。

老板很快拿出了衣着,是一套神离界最平常的带帽长袍,比起店里陈列的精致衣物似乎差了很多,但苏诺桡很满意的样子,把这件长袍罩在了异界的连衣裙外。

“苏小姐。”他们正准备告辞,老板忽然把苏诺桡叫住了,语调有些忐忑,更多的是郑重。

苏诺桡微微偏头,并没有转身,只是显示出了她在听的样子。

“这次请一定要小心……我们一直在等待着您的归来。”老板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

“我知道。”苏诺桡声音突然变得非常温柔,穆硝清楚地看到了她嘴角的笑意,他为苏诺桡推开门,“我们走吧。”

街上,穆硝遥望一下神圣院的方向,作为堇城的标志性建筑,几乎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能看到它。正欲抬脚,听得苏诺桡说:“我建议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她稍微拉高了些帽檐,抬起头看着穆硝的眼睛,“如果你不想惹上麻烦的话。”

“你想干什么?”从苏诺桡的眼睛里,穆硝看到了毫无掩饰的危险。

苏诺桡一言不发,垂下双手,不需要看路,走的也正是神圣院的方向,她低着头,刻意隐藏自己的表情。有意或者无意,她走得很快,眼看就要隐没在人群中。

穆硝自认为不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好奇心的人,也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他抬头望天,看到的只有澄空万里,简简单单的只有令人心情愉悦的色块,连云彩也没有。

他“呵”地笑了一声跟了上去,带着未知的动机和心情,不紧不慢地走在苏诺桡后面。

听到身后与路人不同的脚步声,苏诺桡也没有在意,仍匆匆向前走着,一会儿,紧跟的脚步平稳下来,不急不缓,始终落下一步跟着,有种安静的默契。

终于,苏诺桡停下脚步,不是因为为听从她警告的穆硝,而是她已走进了眼前这座建筑庞大的阴影的边缘。

神圣院。

穆硝走到与苏诺桡并排的位置,与她共同仰望这座白色宫殿般的建筑。当然,这不属于任何一位君主。它被波光粼粼的护城河包围着,连接街道与正门的廊桥和两旁的栏杆是奶白色的大理石,打磨得光滑如玉,散发出象牙般的光泽,地面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繁复的古神语赞美诗,凹陷的笔画里却没有一粒灰尘——那是虔诚的信徒每天自发清洁的缘故,平时也根本没有人会穿着鞋子走在上面,以免玷污这艺术品一般的存在。建筑主体,每一寸细节都被精心设计过,房檐与外壁,几乎都被素色的浮雕所覆盖,只露出雪白的尖顶和有色金属作框的彩绘玻璃。

实际上,整座华美精致的建筑都是用信徒的供奉建成的。

苏诺桡嘴角出现了一抹冷笑,穆硝听到她轻轻道:“……神圣院章程守卫篇第327条,军衔中士以上守卫有权直接逮捕一切可疑人员,初步审问后,交予司律部处理……”

穆硝望了一眼廊桥尽头两个身着白色军装的士兵,纯白的制服让他们融入了神圣院的大背景中,与建筑相比渺小得多的身影不注意就会被忽略:“如果你被他们扣下来,会直接交给长老院吧?”

苏诺桡听罢笑了一声,穆硝少见地没有在其中听出讽刺地意味——虽然他没听过苏诺桡笑过几次。

她收回了注视着神圣院的目光,转而盯着自己的脚尖:“是这样吗?我不记得了。”

话音刚落,穆硝只觉一股劲风掠过,身边的女孩如同一道流光,在穆硝来得及阻拦之前就以极具攻击性的姿态逼近了两名守卫,一对莹莹的墨绿色匕首无声地从她宽大的袖子中滑出。

神具·平衡。

穆硝瞳孔一缩,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神圣院对苏诺桡的预料,一路上她身边连一个刀鞘都没有,神离界的衣服上也藏不了任何东西,她从哪里来的匕首?

莫非是那个老板?

或是说……

来不及多想,穆硝也早已窜了出去,然而那两个军队中选拔出的守卫却没能阻碍苏诺桡哪怕一秒,她依靠纤细的身型从两人中间的空档钻了过去,同时双刃向斜上方扬起,卫兵的整块胸肌几乎被撕裂!

穆硝来不及细看倒地的卫兵,紧跟苏诺桡冲进了敞开的大门,神圣院可以说是夜不闭户,神的大门永远对向善的人开放。没有贼会来这里,不仅无利可图,在神圣院偷盗更会引得所有人包括同行对他的鄙视。

但穆硝现在非常痛恨神圣院这样精神上的慷慨,苏诺桡进入这座建筑后显示出极高的熟悉度,即使不断地有院内的守卫接到命令赶来,也丝毫无法迟缓她的脚步。神圣院中所有的卫兵都被调动了起来,如同发现食物的鱼群,从建筑的各个角落出现,游向入侵者的方位。

然而,谁才是捕猎者呢?

简直是太糟糕了,昔日的超级天才带着神具和神圣院守卫打起来了,受到两个立场几乎对立的大人物委托的穆硝感到阵阵头痛,他真希望自己刚才没有跟上苏诺桡,这样就能有借口避免现在的选择。

“穆指挥,很效率嘛。”就在这时,穆硝听到某根大理石的承重柱后,传来了一声浅笑。


宏伟的圣祷堂,是神圣院最中心的位置,午间阳光正好,透过堇城最大的一扇拼花玻璃,照射在实木的地板上,玻璃上没有浓艳的色块,使得室内的光线圣洁又空灵。这里本是让人静心驻足思考的地方,如今却几乎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两边各四个入口不断有白色的守卫冲入,没有等他们看清敌人的相貌,一个人影飞快地闪烁,接着碧光乍现,鲜红的血线就接踵而至。大半的卫兵整条手臂或是肩胛部分在超乎寻常的高速中被撕裂,瞬间因为剧痛丧失了提起武器的能力,有的直接昏迷,有的倒在地上捂着伤口呻吟。大片大片的血液溅落在栗色的地板,从高处看好像一副狰狞的图腾。

渐渐涌入圣祷堂的守卫越来越少,最终再无后继者。

人影不屑地轻嘁一声,悠闲地在阳光里踱着步子,仿佛在等待什么强敌。

忽听得背后风声,依然五彩剔透的光线中忽的出现一块阴影。站立着人尚来不及回头,一手的匕首已经本能地架出,却仍是无法抵御来自上空的冲击力。一个趔趄,苏诺桡迅速转过身来,然而刀尖已经来到她的面前。

银白色的刀身,有点像马刀的形状,但更宽一些,正反面都各有一道血槽,她看向刀尖,在贴近刀背的地方找到一行用古神语书写的黑色古神语:“吾代替神灵行走于世间,审判极恶。”

苏诺桡死死地盯着那行黑色的字迹,很久才缓缓地把目光移到持刀的人脸上,眼中透露着吃惊的神情:“铭文?!”

穆硝没有说话,单方面的杀戮后他姗姗来迟,平平地举着那把名为“审判”的神具,忽的旋转刀刃,用反面对着苏诺桡砍去。

苏诺桡抬手十字架住了银色的刀背,反手的姿势让她很吃力,相比起来,穆硝一点一点地加力下压,显得万分从容。苏诺桡逐渐坚持不住站立的状态,膝盖一分一分弯曲,几乎要跪倒在地上。

“放弃吧,这里怎么说都是神圣院的核心。”穆硝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女孩,冷冷道,手下力道更大。

“你想多了!”

苏诺桡突然蹲下,足下蓄力再迅速跳起,匕首握在胸前,整个人化为了一柄尖刀刺向穆硝的小腹。

穆硝退一步后仰,拉开与苏诺桡的距离,却无法阻止她撞来的轨迹,只是将胸口代替了小腹送到了她弹跳的终点。穆硝眼中无端闪过一丝悲哀,双手持刀斩向苏诺桡肩膀,他下手极快极狠,用的虽然是刀背,但如果被击中,重力加速度造成的粉碎性骨折是肯定的。

已经身在空中

“嘶——”

苏诺桡左肩钝痛,却远不及想象中那样剧烈,那把修长银白的长刀“咚”的一声掉落在她的脚边,手中的匕首传来肌肉的质感,殷红的鲜血正汩汩地顺着胸膛流下。因为惯性,她的脸几乎贴着穆硝的脖子,他呼吸的声音因为疼痛而断断续续。

他的手里空空如也,五指自然地下垂着,竟是主动丢掉了刀。

“你什么意思!”苏诺桡怒道,毫不留情地抽出刀刃,更多的血液喷涌而出。

穆硝倒地,脸上仍有着复杂的迟疑。

苏诺桡还想说点什么手腕却被冰冷的镣铐扣住,她凶狠地转过头,即使最终被制服的确在计划里,但穆硝莫名其妙的举动打乱了她的节奏,让她心情极差。

那是一张俊美又熟悉的脸,细长的丹凤眼,纤细的眉毛,面如冠玉,秀气之余,的的确确是张男人的脸。苏诺桡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脸色难看得像是刚被告知吃了毒药:“暮云泽。”

“苏小姐你竟然还记得我,真是荣幸,”那张脸上出现了一个极为满意的笑容,“没想到再次进入神圣院,竟然是这样的情景,我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呢。”

“少装蒜,”苏诺桡怒容消失,面无表情,眼中的恨意却让人不寒而栗,“我能回到这里,恐怕不仅仅是你默许的吧?”

暮云泽摸了摸下巴,饶有兴味地说:“啧啧,苏小姐你还是那么敏锐,我很欣慰啊。”

苏诺桡冷哼一声,暮云泽身后带来的士兵已经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如果苏诺桡真心要逃,即使是给她戴上镣铐也形同虚设,暮云泽清楚这一点,所以只派了两名守卫把她带下去:“亲爱的苏诺桡小姐,把你叫回来我也是迫不得已,谁让现在出现了我也摆不平的状况呢?放心,我不会把你扔到大牢里去的,你还有时间去恢复4年前的状态。”

苏诺桡背对着他,抬起头看着高挑的穹顶,自言自语道:“竟然有人以为这是迎接我的归来,的确是可笑至极。”说罢她昂首阔步从圣祷堂的一个出口离开,没有人敢押着她去任何她不想去的方向,即使处于劣势,她也如同君王审视自己的领地。

“真好,”暮云泽目送苏诺桡离开他的视线,轻轻地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他走到穆硝身边,粗略地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吩咐道:“抬下去吧,让他待在苏诺桡附近,他会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的。”

“长老大人您确定这样没问题么?”暮云泽身后一个冷艳的女人问道,她穿着贴身的深紫色的大衣,金色的双排扣和同样是金色的肩章,上面刻着一个背后有六翼的长剑的图案——那是圣堂之卫的标记。她的眼眸干净清冷,像是万年坚冰,笔直的黑色长发高高地束成马尾,露出雪白的后颈。

如果穆硝清醒着,他一定会认出眼前这个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女人也是圣堂之卫的一员,“神具·真理”现在的主人柳瀚茗。

“没关系,”暮云泽转向他,温和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穆硝出身荒原战场,他是现在神圣院内,能调动的最适合看守苏诺桡的人了。”他环视一圈四周尚还温热的血迹,冷漠地笑了笑,“即使胸口被神具扎了一刀,克制一下目前状态的苏诺桡还是可以的。”

柳瀚茗看起来对暮云泽很是恭敬,点了点头,虽然不再说什么,但脸上仍隐隐有着不安的神色。

暮云泽知道暂时无法说服她那么快就相信自己的决定,便安排人尽快恢复苏诺桡对神圣院造成的建筑和人手上的破坏,又寒暄了几句后,他向柳瀚茗打了声招呼,回到他平时的办公场所。

柳瀚茗伫立在血流漂杵的圣祷堂里,抬头凝视巨大彩绘玻璃上的一朵百合花,即使她的面前早已满目殷红,然而洁白的花瓣上甚至映出一丝血色光晕。

良久,柳瀚茗收回目光,离开了这“大破坏”的现场,层层叠叠血腥的红色液体溅上她黑色皮鞋的鞋面,她没有为此停下脚步或是片刻迟疑,径直走向门外刺眼的阳光里。


傲娇十五题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格式强迫症没救了
只是脑洞不要理我

1 转向窗外的目光
2 署名未知的糖果
3 不知源头的凝视
4 语焉不详的问题
5 凌晨发出的邮件
6 涂成墨团的草稿
7 拒绝解释的怒气
8 用力挣开的手腕
9 没有留恋的回头
10 人后发红的眼眶
11 爱恨交织的玩笑
12 备忘录里的文字
13 极力压制的心跳
14 意料之外的惊喜
15 无法停止的呜咽

应该说是挖了个坑?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虽然说还是那样的纯黑着装,拖着离开时那个线条硬冷的黑色行李箱,但和以前不同了。
以前她的气场,没有这种凡经之处,草木皆亡的阴森,即使有时也会面无表情很冷漠的样子,看见熟人还是会笑一笑的。
至少会点点头吧,我想,而不是这样盯着我。
踩着高跟鞋她足足比我高了一个头,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略带疑问的语调报出了我的名字。
直到我点头,她的表情才柔和了一些。
我和她并排向前走,行人自动避开她半米内的空间。连陌生人都感觉得到了吗?
我告诉她有人说她家有亲戚去世了,她摇了摇头,然后似笑非笑地歪着头看着我。
她让我不要担心,她并没有变。
只是终究放弃了对本性的伪装么,我问她。
她点了点头,然后笑了一下,熟悉的感觉好像回来了一点点。
已经可以看到前面的玻璃门,她扬起的嘴角透出滚烫的心意和冰冷的谋算。
那是我孤身一人离开这失意之地,如今我的身后已有千军万马。

【FYCP】排骨焖饭~饭粒糯糯哒 排骨酥酥哒~好次~~~


今夕何年 血花太鲜艳
究竟有什么恩怨 何必在战场上相见
还有没有可能 回到剑影中的那天
即使我从不曾 看清脑海里那张脸
无边无际的荒原 让我在旧梦里加倍地流连
无穷无尽的黑夜 我还能否见到曙光与蓝天
神啊 您是否听到我的心愿
神啊 您是否允许我的贪恋
请让我离开恍惚中的迷幻
永远永远 留在她的身边

流逝经年 纷战中厌倦
我已放弃了执念 不用唤醒我的沉眠
曾经那一瞬间 失落在白色的房间
未想过有一天 我可以真正觅见
你的心跳和温暖 一直保存在我的手心里面
不用再恐惧不安 烽火再也烧不到你的袖边
神啊 感谢您倾听我的心愿
神啊 感谢您满足我的贪恋
我终于离开恍惚中的迷幻
永远永远 陪伴她的身边

如果平静的理由早已想不起
要我如何继续安然静寂
如果妥协的退路都已经远离
要我如何继续默默独栖
那些甜美的呼吸 我该如何更替
那些温柔的记忆 是否被我抛弃
路上的光辉与荆棘 和我有什么关系
崩坏的黑暗的缝隙 有谁能带我逃离
请为我披上纯白的战衣
请赐我至高祝福的洗礼
我将离开包容我的故里
从此我自己 就是唯一的教义

【FYCP】牛肉饭~看着纯图片的菜谱盲调酱料~味道非常赞